香港未來之路:精英醒覺與平台轉型

文錚撰寫2017-03-20 06:44:29

“未來與发展”是香港回歸20年來一直在追索的流動性議題。2047已然成為一個非常現實的時刻,在香港自身結構性矛盾凸顯、陸港矛盾日深的当口,香港的振拔和實現之路何在?

近日,中國與全球化智庫(CCG)特邀香港前財務司司長、CCG副主席梁錦松先生在北京進行了一場“香港新‘聚才’、‘聚才’之道”主題演講,并與到場嘉賓、媒體交流,共為香港下一步的发展提出思考方式和解決路徑。

梁錦松首先從整個世界的背景和視野來注視香港发展的大局。他用自創的“VUCA”(動蕩、不明、复雜、模糊)一詞來描述未來世界的圖景,認為新技術、市場全球化、法定貨幣、普選制、人口老齡化、代際價值觀念、宗教信仰、多極化世界以及中國崛起等因素正共同作用于這一圖景,而香港作為世界的一個組成部分,又處于中西政治、經濟、文化板塊的交汇點上,自然深刻地被嵌入這一圖景当中。


梁錦松將香港的未來冀望于“才”與“財”的聚合,但能否重振香港需要下任政府的智慧(圖源:多維新聞網)

回望過去20年,梁錦松認為香港總體上繁榮、穩定,但GDP的增長并不等同于公民的幸福感的上升,年輕人 “上樓無望、上流困難、上位無門”,這就導致了香港年輕人紛紛走上街頭表達訴求。

梁錦松建議,下屆政府應把工作重點放在发展經濟和改善民生上,增加公屋供應并以期權出售,以此改善“上樓無望”;通過聚合人才和財富,以開放的移民政策吸引全球高端人才,鼓勵他們參與到香港的“創新、創意、創業”当中,香港仍是亞洲金融中心的最強競爭者之一,應发揮優勢,與深圳、東莞、 珠海等地謀求突破性合作,兩地組織專家团隊,共同思考每個行業如何深入合作,改善“上流困難”;讓議政团和谘詢委員會吸納更多年輕人參與政策、增加其歸屬感,改善“上位無門”。他還著重強調教育問題,應培養年輕人充實的學識、全民的素質和健康的價值,迎接未來的挑戰。

人才和財富固然是決定香港未來成敗的关鍵,而人才更為重要,這考驗著香港的聚合智慧。但真正想要重振香港,單憑聚合可能還遠遠不夠。

香港作為中國最開放、最自由的地區,對全球人才的吸引力毋庸置疑,而本土8所高校對人才的培育也相当優質,但這些人才如何去引導和使用,以及如何在“一國兩制”中解讀出自身发展的未來機遇,從而心甘情願地為兩地繁榮做出貢獻,這是另一個非常迫切且現實的問題。

這一問題的指向仍是教育和觀念,香港的精英群體如果觀念上仍與大陸相抵觸,讓在殖民和資本的迷霧中陶醉,那么聚攏再多的人才也是形聚神散,隱患重重。

当今香港通識教育的教師群體中充斥的大量的NGO,他們当中的大多數在思想觀念和價值取向上都是和大陸嚴重對立的,自幼被他們教育長大的香港年輕一代,對大陸的疏離感日漸深重。主導香港運作的是數量龐大的公務員、政客和精英团體,他們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是認受NGO那套價值觀念的。

自我矛盾的精英無法解決香港固有的結構性矛盾,比如階層固化、利益分配不均,也無法始終保持自己的“世界格局”。

VUCA不是一個認知層面的語義解讀,而應是實踐意義上的貫通,香港包括決策者在內的精英群體雖然有著廣闊的世界視野和丰富的世界履历,但当面對具體問題時,有時仍會陷入“在港言港”和“以港為中心”的思維習慣里。

正如CCG副主席王陽在會上所說,香港若想保持作為一個平台的相對獨立性,應在中西方的文化、人才、金融交流上起到橋梁作用,香港在這方面的優勢得天獨厚,但在中國“一帶一路”如火如荼進行的時候,香港沒有起到應有的作用,而且在中美发生分歧的時候,香港也沒有在中間扮演應有的角色,香港似乎在有意錯過證明自身政治和經濟影響力的良機。

香港的未來與发展畢竟掌握在精英群體手中,而其智識上的開放自由與行動上躊躇狹隘形成了一种悖論,這是香港精英的自我困局。在談論香港的聚合與发展之道的同時,精英群體應当認清在多种層面上自身與大陸的关系,特别是在經濟層面,更應明晰大陸作為東亞經濟持續重構后的地位,以及兩地未來的無限機遇和可能,大陸對于香港不是備選答案,而是唯一的最優解。

(文錚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