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田飛龍:北京大和解思路非無條件特赦

泉野撰寫2017-04-20 04:22:45

香港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日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建議特首運用《基本法》第48條的權力,特赦“占中”行動中的所有參與者,同時赦免“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經緯,以“大和解”來修補過去社會的撕裂。雖然這一建議無疾而終,但對于社會處于不斷撕裂中的香港來說,“大和解”的思路值得進一步深思與探討。

針對這一問題,多維新聞專訪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中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在田飛龍看來,尽管此次胡志偉倡議因准備不足很快流產,但其提出的議題與思考方向是正確的,是需要特區政府、建制派以及泛民主派進一步凝聚共識和開展合作的。此外,中央的大和解思路,總體上側重經濟民生和對青年成長的支持方面,與胡志偉的思路有很大出入。


2017香港特首選舉點票現場,泛民派舉牌抗議。(圖源:多維記者/攝)

多維:你怎么看胡志偉提出的关于特赦“占中”行動中的所有參與者,同時赦免“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經緯的 “建議”,以及由此帶出的“大和解”思路?

田飛龍:這一建議從動機和出发點上看是好的,是在回應候任特首的“和解論”,也是在為香港這几年的社會撕裂與政治對抗尋找解套辦法和出路。在特首競選過程中,實質上已有這种呼吁“特赦”的聲音出現,比如建制派呼吁特赦“七警”以彰顯鎮暴合法性及鼓勵警隊士氣,維護香港法治權威,但反對派則呼吁特赦占中分子及被追加起訴的港獨宣誓議員。此次胡志偉的倡議將兩派的特赦建議予以并聯整合處理,希望對兩派訴求都有所回應。

不過,這一倡議構思倉促,未能在本黨之內及跨黨派之間事前充分溝通及尋求共識,各派反應上都有些措手不及,無法完全接受或適應,但也大多認為是個好主意。也有民建聯副主席周浩鼎提出反對,認為破壞香港法治,這种立場有很強的社會代表性。

“大和解”是后占中時期香港社會逐步形成的一种理性共識,但如何破題一直較為棘手和敏感,尽管胡志偉的倡議因准備不足很快流產,但其提出的議題與思考方向是正確的,是需要特區政府、建制派以及泛民主派進一步凝聚共識和開展合作的。不過,此次事件也表明,無條件和無原則的“大和解”是行不通的,不能帶來香港法治鞏固和國家認同增進的正面效果,不能解決占中据以发生的深層次問題和矛盾,只是一种表面化的和解。 

多維:對于胡志偉的建議,在香港引起了南轅北轍的兩种討論聲音。支持者認為,這一“個人建議”有創意,也有助于修補撕裂;反對者則認定,這樣的做法會破壞先例,而且“占中”是政治行為,七警打人是刑事、傷人行為,不能混為一談。在你看來,這樣的“大和解”能在多大程度上修補香港当下的撕裂?如何化解反對者所擔憂的“用一個行政或政治手段來干擾司法決定”?

田飛龍:胡志偉的特赦論將占中違法性與七警鎮暴違法性混為一談,模糊是非,不能令人信服,也不利于社會形成教訓和共識,對香港社會撕裂的修補效果有限。

反對者擔心行政干預司法獨立是有道理的,因為目前占中案件正在審理之中,無條件特赦必然對法官施加不当政治影響,妨礙法官公正司法。

(泉野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