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陶傑:實踐一國兩制是中華民族智慧

費清 泉野 鄧峰撰寫2017-05-02 07:42:53

有著“香江才子”之稱的陶傑,在香港算是爭議人物。很多年輕人喜歡他的諧謔與一針見血,也有人不滿他的挖苦、夸張、反諷與“崇洋媚外”,尤其以“小農DNA”、“醬缸”等詞描述現代中國百態,總之教人又愛又恨。而這位“才子”對于香港的感情,也是复雜多變。

香港回歸近20周年之際,陶傑接受本刊專訪,談論香港社會以及陸港問題。他大贊鄧小平当年提出一國兩制的視野和胸襟,認為一國兩制在哲學層面上是可行,但其后實踐起來卻走了樣,甚為認同自己早前“香港正在慢慢死去”的看法。此外,他還回應本刊記者提出作家梁文道對他文章的一些質疑,分享自己的寫作手法。当他談到当下中國國民質素時,不乏一貫辛辣的作風。

陶傑簡介:生于香港,曾居于英國16年,著名作家及傳媒工作者。主要作品有《泰晤士河畔》、《圖騰下的銀河》、《洗手間里的主權》等。


陶傑(右一)指一國兩制在哲學層面上可行,但實踐起來卻走了樣(圖源:香港01賴家俊攝)

三層次看香港問題

多維:香港在3月底產生了回歸以來第一位女性特首,透過当選人林鄭月娥民望最低、得票最高的戲劇性冲突,外界也看到了香港当下存在的矛盾與撕裂。你作為香港文化界人士,如何看待這种冲突以及背后的問題根源?

陶傑:每一個社會由于階級、貧富等不同的分别,就會有不同的冲突以及形形色色的對立,這是很正常的。在美國,有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對者;在英國,有留歐派也有脫歐派。有時候我們看對立,也不需要上升到撕裂的程度。就香港而言,我認為是對立多于撕裂,而且需要防止對立的惡化,最終走向暴力甚至革命。如何防止?這就考驗当政者能否高瞻遠矚,貼近民意,要知道社會正在发生的事情,以便采取一些前瞻性的措施。

香港社會在特首選舉上的表現,如你所說,民望最低反而得票高,民望高的反而当選不了,這是不科學的,不符合邏輯和社會政治倫理。產生這一結果的內在根由在于,這是有“中國特色”的選舉制度,1,200人的選委會是否充分真實地體現了代表性呢?并沒有。這是香港一國兩制實行20年以來的現實,這個現實怎樣发展下去,要看有关最高当局怎么處理、化解以及改善。

多維:香港当下的深層次結構性矛盾不是一夜之間形成的。您此前也公開表達過擔憂甚至是憤怒:過去香港人是樂觀的,但現在卻在搶奶粉、搶學位的氛圍中滿眼怒火,“我們何時如此憤怒過?我夠膽說,自我出生以來沒見過對大陸人那么反感的,那么廣泛。這不是香港人的問題,是共產黨的問題,要反省的不是我們,是他們。”可追究一個巴掌拍不響,香港自身是不是也到了反思的時候?

陶傑:不能說香港問題全在北京,当中可分為三個層次。第一是世界性;第二是中央的;第三是香港本身的。現在全世界興起反精英的浪潮,美國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歐洲右翼崛起,英國脫歐推倒的多米諾骨牌。有人說,這是民粹,那是不是可以說精英認可的民主才叫民主,不認可的就轉而變為民粹呢?這是另外一個問題。但世界发展成今天這樣,有些政治問題是通過經濟沒有辦法解決的。政治本身如果有病,必然會通過一些症狀體現出來,正如病毒由癌細胞发作出來一樣。這個世界為什么反精英?便是全球化變成一個泡沫。變成泡沫以后呢?龐大的統治階級腐化、墮落,而且沒有照顧基層老百姓的利益,必然被“反”。

(費清 泉野 鄧峰 撰寫)

相关閱讀
  • 與泛民破冰?港候任特首提前晤民主黨

    香港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民主派的“破冰”會面終有眉目,据悉,原打算6月才赴會的民主黨,近日突然改變決定,由中委會通過最遲月中進行。

  • 香港六四紀念館重開[圖]

    香港民間籌辦的“六四紀念館”近日重新對外開放。這座臨時紀念館位于石硤尾,展出1989年天安門事件前后的報刊、影像、照片等資料。

  • 掃清占中人士 有助香港和諧?

    要香港社會和解,港府角色至為重要,除拘捕占中人士外,更應反思這些示威活動发生的內因。這不單是当政者的份內事,亦是中華民族講求仁治的應有智慧。

  • 港新民黨冀入行會 退黨副主席稱意料之中

    香港新民黨5月2日與候任特首林鄭月娥(簡稱林鄭)會面,黨主席葉劉淑儀表示,經過谘詢中委后,黨員普遍支持她重返行政會議,但一切要交由林鄭決定。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