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历維園燭光晚會:同是六四 不同冲擊

紹明撰寫2017-06-05 01:41:31

北京時間6月4日20時,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六四燭光晚會准時開始。“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的口號聲,伴著強烈的鼓點動地而來,猛烈撞擊著人們的耳膜,周圍的人手捧燭火隨之齊聲高喊。從內地而來第一次眼見六四悼念現場的我們,心在震顫共鳴,口卻不聽使喚,一句口號也喊不出來。

這或就是西方精神分析理論大師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所說的“意識自我審查機制”。在一黨制體系下長大的我們,意識形態的審查原則早已內化于心,初次經历如此場面,竟一時喪失語言能力。

維園的六四紀念活動,至今已有28年的历史。在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組織的燭光晚會開始之前,香港眾多不同派别的政治組織,如公民黨、新民主同盟、左翼21、香港泛藍之友、社會民主連线、香港眾志等,在維園門口“擺攤設點”募款。

獵獵飛揚的旗幟、標紅加粗的大字、震耳欲聾的喇叭、慷慨激昂的演說,如果不是因為“六四”兩個大字在時時提醒,筆者還誤以為時空穿越到了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時期。而隨處可見的募捐箱和義賣品,顯得這里又像是政黨做生意的自由市場。


每年的例行紀念,是為了政治啟蒙、為了不忘記,還是早已淪為形式(多維記者:高君/攝)

人們從庸常的市民生活中解脫出來,上到白发蒼蒼的耄耋老人,下到乳臭未干的黃口小兒,暫時將按揭、KPI考核、慳錢拋卻腦后,尽情享受港人在“一國兩制”下的特權,自由表達政治觀點而不用擔心追責。演說者傾情投入,圍觀者慷慨解囊。維園的六四紀念活動,是一場屬于香港社會的“政治狂歡”。

其實,1989年天安門廣場上的活動也可看做一場政治狂歡,但隨后,更大、更現代化的高音喇叭卻在万里之外香港震蕩回響。

然而,支聯會关于六四學運的敘事模式和話語體系主宰著維園的紀念活動。廣場上政治派别尽管眾多,但痛批屠殺學生、捍衛自由民主的同一套話語,在不同人口中不斷重复。六四學運這一复雜多維的历史事件,被簡單化為民主對抗專制、自由對抗暴政的象征。


林立的標語將六四的內涵外延遮蔽,面對历史塵埃需要什么樣的眼睛和頭腦(多維記者:魯鳴/攝)

西方某主流媒體中文版紀念六四28周年的專題,公布了当年現場的一段視頻,中國軍隊的一輛坦克車被莫諾托夫雞尾酒點燃,坦克駕駛員被活活燒焦,圍觀者竟無一人施救。据親历六四的西方記者回憶,學運后期天安門廣場上垃圾遍地,非理性的暴力行為增多,民粹的魅影在“熊出沒”。 

当然,六四學運追求自由民主的獨立精神和道德勇氣,值得后人銘記。但維園的六四紀念活動,紀念的并不只是六四這一历史事件本身,而是通過重复的政治儀式喚起一代代港人的政治意識。在這种意義上,六四紀念活動已經成為專屬于港人的历史記憶。而維園紀念活動关于六四历史的敘事模式,其實已經與历史事件本身沒有多大关系。


28年過去了,六四早已不再是中共的心結,也不再是鄧小平的心結,反倒成了數百万港人的心結(多維記者:紹明/攝)

但這一历史敘事模式暗含著這樣的邏輯:香港與中國同命運共呼吸。所以,“民主回歸中國”一度成為港人的政治理想,“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支聯會至今不肯修改。在新一代港青眼中,六四紀念活動已變相成為北京的羈縻政策,是“大中華殖民主義”的一种體現。

(紹明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