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高等法院剝奪議員資格合法嗎?

陸子平撰寫2017-07-14 08:22:31

香港特區政府早前就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等四名議員,去年在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宣誓時不莊重,違反《基本法》提司法覆核。北京時間7月14日15時,香港高等法院裁定這四人全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

据媒體報道,香港政府当時就入稟发出聲明,引用《基本法》第104條規定“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须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别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别行政區”。

同時,中國全國人大在2016年11月就梁頌恒、游蕙禎事件曾對該條款作出釋法,認為“宣誓是該條所列公職人員就職的法定條件和必經程序”,“宣誓人故意宣讀與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誠、不莊重的方式宣誓,也屬于拒絕宣誓,所作宣誓無效,宣誓人即喪失就任該條所列相應公職的資格”。

對此,一些港人以及4位当事人,或許是出于自身的意識形態認知,對香港高等法院在此事的處理結果存在質疑,甚至早前就譴責人大釋法及港府濫用司法程序。

那么,該四人全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合法嗎?

從法理層面來看,尽管《基本法》第158條規定的是“應由香港特别行政區終審法院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對有关條款作出解釋”,以至于包括四位議員在內的香港一些批評者質疑去年人大常委會主動釋法的程序合法性,但其實這是對《基本法》第158條的錯誤解讀。


港高院14日裁定(左起)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圖源:香港01)

這是因為在《基本法》第158條中,首先規定的是“法的解釋權屬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授權香港特别行政區法院在審理案件時對本法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區自治范圍內的條款自行解釋”。從中可以看出人大常委會是有權解釋香港《基本法》,且是香港法院適用《基本法》的權力來源。

正如香港終審法院在1999年的劉港榕訴入境處處長一案中的判詞中寫明的,全國人大常委會擁有對香港基本法的主動解釋權,并且解釋權是“全面而不受限制的(general and unqualified)”。

而且不同于香港 “法官造法”“遵循先例”的判例制傳統,中央政府遵循的是大陸法系傳統,法院的判案依据在于立法機关所出台的法律,立法機关也自然有權解釋自己制定的法律。人大常委會作為國家最高立法機关,對香港《基本法》進行解釋也屬理所應当。

另据《基本法》第48條第二款規定:“(特首)負責執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適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區的其他法律”,而4位議員的行為根据香港特區《基本法》和中國人大的釋法精神,屬于違背香港特區《基本法》,那么当時梁振英政府提請對4位議員的司法复核也并不違法。

從另一個角度看,香港立法會議員宣誓屬于法定程序,当選的相关立法會議員理應根据法律規定嚴格遵守,而在宣誓中違背相关程序性規定,將宣誓環節作為個人表演的舞台,這不僅是不嚴肅,而是對香港法治的不尊重。畢竟,議員屬于中央政府下轄立法會的公職人員,自然應該對《基本法》和中央政府權威保持必要的尊重,依法嚴肅從政。這也是基本的政治義務。

当然,不可否認的是,考慮到這四位議員跟去年的梁頌恒、游蕙禎的性質有所不同,以及一次性褫奪4位議員資格,難免會在香港社會引起爭議乃至較大反彈。但既然判決符合法理,是香港高等法院依法進行的,那么對于將法治視為核心價值的香港來說,就應該遵守這次判決,以及在這個過程中認真反思香港究竟該如何在“一國兩制”之下尋找到自身最佳的安身立命之處。

(陸子平 撰寫)

相关閱讀
  • 香港特首:不會就基本法22條立法

    香港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向特首林鄭月娥問及,會否為《基本法》第22條立法,林鄭表示,會確保政府施政不假手于人,自己做游說工作。

  • 香港幼兒園推廣升國旗曾遭質疑“洗腦”

    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7月3日早出席港台節目時稱,曾向全港幼稚園推廣升國旗,但有幼稚園校長擔心經常升國旗會令家長憂慮“洗腦”。

  • 被褫奪議員資格 梁國雄:對抗爭無悔

    港高院14日裁定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因宣誓不莊嚴,不符基本法規定,故被取消議員資格。其后,梁國雄发言時指,他們對抗爭無悔。

  • “和合”精神能否化解陸港對峙

    未來,化解京港對峙,需要“和合”理念與法治精神協作同行。離開“一國兩制”的和合觀與《基本法》的法治精神談解決香港問題,一定不可行。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