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宗宣誓風波案本質有别 行政立法難改善

高傑撰寫2017-07-14 19:22:57

第二波的香港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案有裁決。高等法院7月14日頒下判詞,裁定去年底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和律政司司長就議員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和姚松炎的議員資格司法覆核案勝訴。法官裁定四名議員宣誓時在法律上應被視為“拒絕或忽略宣誓",頒令四人宣誓無效及褫奪議員資格。連同去年11月同樣因為被指“拒絕或忽略宣誓"遭法院褫奪議員資格的青年新政前議員梁頌恒和游蕙禎,原本在立法會選舉取得29席的非建制派已失去六個議席。

梁國雄手持標語抗議香港行政長官選舉(圖源:Reuters)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兩宗宣誓風波司法覆核案,雖然同樣是被指“拒絕或忽略宣誓",但在政治和法律性質上都有顯著分别。首先,梁、游在宣誓時說出被指“辱華"的字句,惹來公眾很大反感,在宣誓当日即被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裁定宣誓無效,亦因此被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和律政司司長根据《基本法》104條和《宣誓及聲明條例》,以“破壞誓言的尊嚴"為由申請司法覆核。梁、游在審訊過程中,也沒有就證明其行為不構成“拒絕或忽略宣誓"提出證据。

釋法對裁決的影響

反觀在梁國雄等四人案,除了部分較極端的親建制人士,普遍民意并未對四人的宣誓有太大的反應。事實上,梁國雄在2004年首次当選后已曾先后三次以類似方式宣誓,雖然可說其宣誓姿勢較為夸張,但一直也被兩任前立法會主席范徐麗泰和曾鈺成的容許。四人当中,在誓詞前后加插喊口號和其他語句的梁國雄和羅冠聰,在宣誓后均即被立法會主席裁定宣誓有效。至于以極慢速讀出誓詞的劉小麗,以及在誓詞后加插語句的姚松炎,在首日被主席裁定宣誓無效后,其后均获主席安排第二次宣誓的機會,并获裁定有效。

其次,在梁游案中,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案件在高等法院原審等候裁決期間,就《基本法》104條宣誓行為作出釋法,但原審法官區慶祥在判詞中未有著墨釋法對其裁決影響,并強調按照普通法原則作出裁決。直到梁可是当案件在上訴庭上訴,高院首席法官張舉能卻主動要求上訴一方就釋法表態,更指若到終審法院才爭拗而感到不安。

泛民失地區直選否決權

雖然,原訴及上訴庭同是判梁游敗訴,但原審法官區慶祥在判詞中未有著墨釋法對其裁決影響,并強調按照普通法原則作出裁決。直到梁游在上訴法院被裁定敗訴,上訴庭才在判詞中明言人大釋法對香港法院具約束力。至于在梁國雄等四人案,原審法官區慶祥卻在判詞中列明,法庭作出判決時有參考了包括人大釋法在內的“恰当詮釋"。

兩宗司法覆核案的結果,是非建制陣營在立法會喪失了六個席位。立法會內由議員提出的非具法律約束力議員和議員私人議案,需取得議會內功能界别和地區直選兩部分議員同時過半數支持才能通過。在去年的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傳統泛民主派、激進民主派以及本土自決派)原本在35席的地區直選取得19席,握有地區直選部分的「否決權」。然而,在兩宗司法覆核案敗訴后,非建制派喪失了5個議席僅余14席,而建制派則握有16席,因此馬上失去了地區直選部分的「否決權」。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当選后,曾有泛民主派团體要求她撤回對梁國雄等四人的司法覆核案,但林鄭在案件宣判后稱,行政長官和政府官員都“不應該因為要建立友好关系,而要在法治上妥協。"然而,涉及第二波宣誓風波案的四名議員,畢竟沒有在宣誓時觸及敏感的國家主權問題,而且他們的宣誓其后亦获立法會主席接受。梁國雄等四人仍可就案件上訴,但這次裁定卻已產生行政立法关系在短期內將再度緊張的政治效果。

更多精彩內容請关注多維新聞FaceBook專頁

(高傑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