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飛龍:香港法治非“反對派政治”追隨者

泉野撰寫2017-07-14 20:30:09

出乎外界預料的,香港高等法院于北京時間7月14日裁定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四人全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這也是繼梁松恒、游蕙禎之后“宣誓風波”的延續。針對這一裁定,多維新聞記者采訪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中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在田飛龍看來,這樣的撤銷判決恰恰是香港法治的體現,而且由該事件而起的街頭運動很難成大氣候。

多維:香港特區立法會就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這四名議員早前在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宣誓時褻瀆誓詞,被司法覆核其立法會議員資格,港高等法院于北京時間7月14日15時裁定該四人全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這也是繼梁松恒、游蕙禎之后的又一強硬動作。你怎么看高等法院的這一撤銷舉動?

田飛龍:香港高院的這一撤銷判決是“法治反港獨”的重要事件,顯示出香港司法在“梁游案”之后已形成关于基本法宣誓條款解釋與適用的穩定的法理立場。這一立場既取決于香港司法相對專業成熟的裁判技藝,也與中國人大釋法澄清立法原意及給出解釋指引有关,后者使得香港司法更加明晰和確認宣誓案中主權法益應当如何理解與運用。

梁頌恒(左)和游蕙禎(右)的宣誓沒有法律效力,兩人的議員資格被取消(圖源:中央社)

聯系之前的“梁游案”以及旺角暴亂案中的暴動罪裁判,香港司法顯示出了在抗爭者權利與基本法秩序之間更加平衡與精准的解釋技藝以及對基本法秩序的維護責任,香港法治完全可以通過對基本法原意及人大釋法的合理探尋及適用,尋找到香港普通法與國家利益之間的連接方式。此次4名議員被剝奪資格,再次證明香港法治不是“反對派政治”的簡單追隨者,而是基本法秩序的客觀維護者。

這一判決也可以讓中央、香港社會及國際社會對香港法治更有信心,對香港司法平衡處理抗爭者權利與公共秩序的實際能力更有信心,也對一國兩制與基本法在未來的全面准確實施更有信心。

多維:梁、游議員資格被撤銷后,輿論普遍認為這是必要的,人大主動釋法雖然一開始在香港引发質疑與反彈,但很快也平息下去,梁游隨后的“鬧場”也并未引发多少关注。但這一次梁國雄等四人的議員資格同時被撤銷,卻是超出了外界的預期與想象。這樣的動作可能給外界造成一种“擴大化”的擔憂。

田飛龍:我覺得特區政府優先起訴梁游,是因為二人的宣誓行為對國家民族的侮辱損害最大,對基本法的違反程度也最為嚴重,屬于“首惡必懲”。特區政府評估,即便沒有人大釋法,根据香港本地法例,這二人的宣誓行為也很容易被認定違法。后來有了人大釋法,特區政府就更有信心了。二人被剝奪資格后沒有太多爭議,也與二人行為太過夸張及違法性顯著有关。

此次4人被剝奪資格,各自情形不同,也不似梁游二人那么顯著,相對而言需要法官在法理與法律解釋上更加細致地把握。因有梁游案裁判在先,以及人大釋法的具體解釋與指引,香港法官便可以對基本法及本地法例相关條款給出適用于4人的更加精細的法理闡釋,比如法官据此发展出了衡量宣誓是否合法的三個標准:嚴格形式與內容標准;莊嚴標准;實質信念標准。以此逐一衡量,4人之宣誓行為的違法性才各自得到證明,其議員資格被合法取消。

我認為這不是“擴大化”,而是依法治港與依法裁判的體現,有助于進一步確立基本法上的選舉與宣誓秩序的嚴肅性和權威性。議員行為代表選民及履行基本法職責,必须承擔相應的法律要求和后果。這4人获得了法律上應得的后果,是法治的體現,也未后來者樹立具體規范和標准。

(泉野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