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手記:誰在暴雨中悼念劉曉波?

嘉崎 戴侖撰寫2017-07-17 11:18:40

隨著劉曉波的逝世,對劉曉波及其妻子劉霞的聲援活動達到了高潮。2017年7月15日晚7時,就在劉曉波去世后的兩天,在支聯會的倡議下,約2,500名香港市民來到了位于中環的遮打花園,他們以這里為起點、中聯辦為終點,发起了“悼念劉曉波燭光游行”。


香港市民在遮打花園手持蠟燭為劉曉波祈禱(圖源:多維記者/攝)

遮打花園,這個以亞美尼亞裔香港商人、港英時期立法局和行政局非官守議員吉席·保羅·遮打爵士命名的公園,由于位置接近前香港立法會大樓,面積也較大,這里一直是香港市民及各政治团體舉行示威集會的熱門場地,許多游行都選擇這里作為起點或終點。

游行開始前一天,多維新聞記者曾致電支聯會以了解這次游行的具體安排,其工作人員表示,多日以來,支聯會辦公室均無人值守,包括李卓人、何俊仁在內的支聯會全體成員都在不間斷地為這次游行作准備工作。成立于1989年“六四”事件期間的支聯會,全稱為“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28年以來一直致力于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工作。每年6月4日香港維園著名的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就是由支聯會召集的。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上)為劉曉波致悼詞(圖源:多維記者/攝)

游行正式出发前,支聯會在遮打花園現場舉行了一個簡短的哀悼儀式,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致悼詞,他贊揚了劉曉波對中國民主事業做出的努力,并呼吁中共給劉曉波妻子劉霞更多的自由空間。

遮打花園到中聯辦總路程約2.5公里,但由于手捧蠟燭,以及警察對交通的協調,游行隊伍走了將近兩小時才到達終點。從皇后大道中到皇后大道西,沿途有大量商店、金融機構以及中資企業,游行隊伍一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也有人中途加入隊伍。一些來自中國內地的游客也為此駐足、拍照并討論劉曉波的事跡,不過依然礙于內地游客的身份,他們警惕地互相提醒,不要发送現場圖片到國內的社交媒體上,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香港民眾在中聯辦門口向劉曉波遺像鞠躬(圖源:多維記者/攝)

隊伍到達中聯辦門前后,參與游行的人們在支聯會工作人員組織下,分批向事先已擺放好的劉曉波遺像鞠躬、獻花表示哀悼,警方也在協助維持秩序。由于參與人數眾多,鞠躬哀悼從每次一排,很快變成每次兩排,但依然花費了很長時間才全部輪轉完成。在此期間曾有暴雨光顧香港,加上時間不算短的步行(期間也曾有暴雨)與几乎同等時間的等待,整個燭光游行過程難言輕松,但參與的人群卻看不出任何耐心耗尽的跡象。

事實上自7月10日起,人們就自发在此進行24小時不間斷的接力靜坐,他們希望能通過這种形式通過中聯辦向中國政府表達對劉曉波與劉霞狀況的关切,以及與自身休戚相关的民主訴求。

長期以來,以支聯會為代表的香港泛民主陣營對內地的民主化運動有著深度的參與。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香港實行著一套與內地完全不同的制度,但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其政治生態與內地是息息相关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种命運共同體。“一國兩制”使香港在一定程度上保有了更大的的言論空間,民主派人士也充分利用這一定的空間去表達了他們的訴求,參與到社會政治生態的建設之中。

反觀內地這邊,关于“劉曉波”所形成的輿論場一直處在某种矛盾與扭曲中:自從傳出劉曉波被保外就醫以來,很多知識分子與民眾都在关心劉曉波的安危,但公開領域除了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每天在官網上掛出的病情通報,沒有其他任何消息。官方媒體集體緘默,僅有《環球時報》在英文版上與西方媒體交鋒。

(嘉崎 戴侖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