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政改沟通之门开启 忠诚反对派呼之欲出

海之滨撰写2015-09-02 04:18:33

全国人大常委会针对香港政改作出“8·31”决定届满一周年。现如今,在这个非常严格的框架之下,港府所提出的2017年政改方案已经被立法会否决,香港民众因此失去了在一年多以后普选特首的机会,北京与泛民之间剑拔弩张的态势也令双方再沟通的机会似乎渺茫。但在“后政改时期”,香港社会最近又再掀起了新一轮对政制问题的理性思考,而中央也显示出有意改变与民主派关系的迹象,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冯巍还特地与民主党领导层会面餐聚3小时,堪称中央官员在“后政改时期”与民主派的第一次正面接触。

对此,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就表示,民主党对中央有特殊意义,中央认为他们有历史观,亦有民众基础,希望鼓励温和力量。据了解,冯巍在同民主党高层的会面中曾经明确表示,自己是看过民主党的党章的。他不但认为该党的党章符合“一国两制”的大原则,而且称民主党的主张在泛民内部是最具“大中华情结”的,始终坚定支持香港民主回归中国。


民主党被视为香港温和民主派势力的代表

尽管双方在谈到诸如李旺阳事件等这样敏感的问题时难免也会有驳火,但北京期望引导温和民主派成为“忠诚的反对派”(loyal opposition),简单讲就是“可以反对现有的东西,但基本接受现有体制”,以至能逐渐进化为建制里改革派的用心是毋庸置疑的。毕竟,泛民主派在香港社会拥有近六成市民的支持,代表性不容忽视。对于中央来讲,只有以更加开放平和的心态对待香港的反对派,习惯“反对的声音”在特区中成为一种常态,香港的政制发展道路才能真正在“一国两制”国策的规范之下走得顺畅,社会上理性的声音也才会增加。这样,北京在香港问题上所受到的冲击才能大幅减轻。而现在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在香港,什么是令北京方面可以接受的“忠诚反对派”?

这里首先要明晰一点,“忠诚反对派”是从西方政治学中引出的概念。西方国家中的在野党,通常都是“忠诚反对派”,他们虽然反对执政党的执政纲领,但忠诚于本国现行的宪政体制,不会反对基本的政治制度,不会挑战现在政权的合法性,更不会引入外来势力来干预本国内部事务。以英国的反对党为例,他们的全称是“女王陛下最忠诚的反对党”(Her Majesty’s Most Loyal Oppsition),具有官方认可的地位。可以说,“忠诚反对派”反对的目的是令这个国家更加强大,而不是为了削弱。故此,他们大多时候都不会“为了反对而反对”。

其实,在香港社会,中央政府所期盼的也正是这种“忠诚反对派”。即使是在北京以及建制派眼中看来,在香港这个“自由之都”,反对的声音是可以存在的,这种声音也是回归18年来北京都无意去阻止的。如果香港没有反对派,也就谈不上真正的“一国两制”。

然而,这种“反对”的前提是要拥护《基本法》,不能反对“一国两制”的大政方针。这也是北京现在的底线,其中的内涵包括承认中国共产党执政党的地位以及尊重中央的权利。对于民主党和其他自认为是温和民主派的政治人物来说,这种认知与尊重并非什么难事。事实上,他们也理应在泛民阵营内大肆鼓励这种与中央之间的积极接触。在后政改时期,民主派不但要懂得同中央有效交流,更需要认识香港政局的实况,只有不再像以往一样“任性”,才能让香港社会尽快摆脱无休止的争拗,重回健康发展的轨道。

(海之滨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