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七警”被重判 香港法制的不忠?

費清撰写2017-02-21 08:40:38

香港七名警员因殴打已逮捕的“占中”示威者被判监两年,惹起陆港两地热议。内地《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形容洋法官判决有欠公道,是足球场上裁判吹“偏哨”,又批评香港法治体系延续了殖民地色彩,并没有像港府一样建立起对中国宪法及基本法的忠诚。同时,香港亦有爱国团体批评该法官裁判太重,不爱国,要求特首赦免七警的罪名。这使得原本只需要“依法办事”案件,提升到是否“爱国”的层次,令这七名罪证确凿的警员犹如成为“爱国警察”。

不过了解多一点香港新闻的话,便会知道《环时》就此案表示香港法治体系没有像港府般建立起对中国宪法及基本法的忠诚的说法有欠准确。今次起诉“爱国七警”的却是港府的律政司,而在律政司主控官的强力控诉下,该名洋法官杜大卫(David Tool)终于接纳特区政府律政司的控罪,与港府站在同一阵线,严正裁决该7名警员不分首从入狱两年。因此,若说没有起立对中国宪法及基本法的忠诚,矛盾只是对向该名洋法官恐怕有欠公道。


香港洋法官重判“七警”引起陆港热议(图源:其他网络来源)

罪证确凿 不容抵赖

而且,今次该“爱国七警”在暗角殴打已逮捕的“占中”人士,却是有片、有图、有人证、有医学验伤,全是证据确凿,不容旁人和七警抵赖。或许有人认为,该七名警员正在处理“违法”占中的示威者,是为香港政府甚至北京政府执法。但只要稍为尊重法律的人都应知道,在法庭未裁决之前,没有人是有罪,这不应只是香港法律是这样,内地法律亦应是如此。所以无论怎样也好,社会上不该出现有警员代替法院执行私刑,抑或以电视台的形式代替法庭判罪。

更何况,那时该七名警员已逮捕了“占中”人士,对方已没有反抗能力。在这个情况下,该七名警员作为公职人员,拥有基本的法律知识,持有警棍枪械,在人数和武器上都占有绝对优势,却对一个已经就范的手无寸铁人士施以拳脚招待,就算咱们不是该七警心里的虫,都不难猜到他们打人是出气的多。七名警员既为公职人员,却知法犯法,应该是罪加一等,法官接纳特区政府律政司的控罪,重判该七名警员也不是全无道理。

然而有趣的是,近年香港每当出现警民冲突的案件,陆港两地总会“爱国”人士大骂示威者外,还“援引外国例子”,心慕美、英等国,义正辞严地指:如果换著是美国,英国的警察,早就拔枪杀掉这些示威者了。这些言论骤耳听来看似没错,美国也的确有枪杀黑人的警务人员。但千万别忘记,这些枪杀黑人的美国警察在杀人之后,是要面对法庭的控罪,绝不能以“我是爱美爱国”的荒谬理由脱罪,而且随时被判一级杀人罪,可判终身监禁。然而,美英人士甚少表示对公职人员判罪,是对美、英宪法的不忠,因为他们甚为明白,公职人员不能以“爱国”抑或“公务”为由,对受保障的人民滥用私刑。

忠诚论实损司法独立

现在回过头来看,所谓判囚七警是没有像港府一样建立起中国宪法及基本法的忠诚的说法,笑话!一来,洋法官只是接纳港府提出的控罪;二来,难道建立起中国宪法的忠诚,就可以放生该七位罪证确凿的警察吗?这不禁叫人进一步问,难道中国宪法对公职人员重判就是对国家“不忠”的吗?难道公职人员在执行职务时,一定是没有犯错的吗?这显然不是,也有违“依法治国”的精神。而且,基本法赋予香港独立的司法权,如果真要尊重基本法,也请一并尊重香港独立的司法体制。应当说,像环时看来洋法官重判“爱国七警”是对中国宪法的不忠,其实是反映出过去内地司法极不独立的问题。

(費清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