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特首“最终任命权”勿成“最先任命权”

費清撰写2017-03-23 09:50:18

还有数天,香港将迎接新一任特首。对于今届特首人选,在香港社会有传北京非常关注,有关中央对香港特首有“最终任命权”说法更是此起彼落,有言若选出来的特首不获北京满意,中央政府是有权不任命,颇为令人感到要给选委和港人立下马威之感。另边厢,在特首选举正酣之际,被视为激进派的“长毛”梁国雄因为未能在民间取得足够的港人支持,无奈地宣布退选特首。

这两件事件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其实是可以互相补充,一并而谈。不否认,只要是公平而公正的选举都会存在变数,好似一直不被看好的特朗普(Donald Trump)能当选美国总统,或许有点出乎外界所料,但确实也反映出选举的精神和意义所在,便是未到最后一刻也未知鹿死谁手。若然咱们要求每次选举的结果,都要与选前所想一样,那样这种“富有特色”的选举只会徒具形式,欠缺灵魂,而且还会很容易导致干预和操控选举,丧失普选本身的意义。


香港新一任特首即将产生(图源:AFP/VCG)

选举精神在于不确性

相比起前几届的香港特首选举,今届特首选举中有关北京有“最终任命权”的说法特别多,某候选人甚至表示参选的目的,便是担心选委会选出北京拒绝任命的人,大有舍我其谁之感。与此同时,多位具有官方背景色彩的人士不断放话,强调对香港特首有“最终任命权”,假如某人当选的话,北京政府或不会任命。当然笔者没有证据相信也不相信这些讲话是代表北京政府的意思,但问题是,这些“亲北京”人士可以毫无顾忌发表北京“不任命”论,难免在客观效果上令港人以为北京有意透过默许他们来放话,影响选举结果。

北京对香港特首选举有忧虑是可以理解,但这里涉及一个重要问题,就是港人会否选出一位对抗北京的特首?事实是,从北京官员在多个场合强调大部份港人都是爱国爱港,到以街头斗士形象晋身立法会的梁国雄得不到民间支持参选特首,可见港人是不会选出一个对抗中央的特首,也不会支持类似长毛这些人的政治理念。何况今次3名特首候选人都被视为是建制派人物,政治立场与长毛明显有别。在这情况下,有关北京对某候选人“不任命”的说法难免叫人费解。

选举制度的精神在于公平且受不干预,体现的是民意的大多数,而非藉著选举而体现自己的意志,这样只是伪民主。虽然在外国选举中,政府领导层公开表明支持某参选人的例子屡见不鲜,但这些外国选民与政府领导并非从属关系,因此选民不会因为该领导表态而感到有压力。不过,由于香港目前特首选举的政制设计,若说“上意”的取向是丝毫不会对部分选委造成压力的话未免自欺欺人。

放大“最终任命权”与指派无异

而且部分人士屡屡强调北京对特首的“最终任命权”说法也甚为奇怪。无疑,北京当然有对特首的“最终任命权”,但老是强调北京有“最终任命权”,并且把其放大,把“最终任命权”变成选委投票取向,那么“最终任命权”便会变成“最先任命权”,这样还需要选举的吗?其实,所谓“最终任命权”与特首选举可以并行不悖,北京对香港特首有“最终任命权”,但不能以此而要求选委和港人选出北京属意的人选,否则,试问这与指派有何区别呢?而且亦有违“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初衷和方针。

(費清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