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亟待一场彻底的“改革开放”

泉野撰写2017-03-24 23:53:01

香港特首选举结果即将揭晓。虽然新任特首的政治忠诚与归属不容小觑,但更重要的,是认清香港当下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和问题。而“认清”的主体,居于首位的便是作为“内因”的香港。具体来说,不管是政治精英还是泛民群体,亦或是普罗大众,都亟需自我革新,推倒心里那堵墙。【更多内容请关注多维CN第20期】

香港怎么了?

首先是被殖民意识锁住的政治精英。诚如前文所述,作为决定700多万港人福祉、代表香港未来的精英群体,却深陷殖民地意识形态不能自拔。天真地以为,只要遵从资本主义市场制度不变,坚持自由经济,香港便可以高枕无忧。殊不知,当效率压倒公平,港人的怒气和怨气积累到一定程度,本身就作为工具存在的自由经济,反而成为阻碍香港解决深层次结构性矛盾的绊脚石。

走出殖民地意识形态只是第一步,更为重要的是,政治精英需要意识到香港问题的解决,不能继续从香港看香港,而要将视野投向中国、投向世界。换言之,香港问题的最终解决,必须依托于中国这个母体才有希望。

在精英群体中,建制派尤其要有自知之明。香港问题严重到今天这样的程度,与建制派的无能和投机脱不开干系。虽然按照香港目前的选委会制度设计,建制派有着一定优势,但需要追问的是,在拥有如此多显著资源和行政优势的前提下,建制派为何难以成为真正民意的大多数?如果建制派继续无能和投机下去,最终的代价,绝不是建制阵营所能承担的,而是牵扯到整个香港的宪政危机。

2016年5月1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看望中央驻港机构负责人(图源:Reuters/VCG)

其次迫切需要反思的,是“不懂事”的泛民。2016年中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访港期间,除了与泛民见面,还提醒泛民可透过中联办或港澳办多做沟通。紧随其后,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公开对泛民抛出橄榄枝,不仅承认泛民的存在是“正常的”,会“伴随一国两制长期存在”,还表示“泛民的立法会议员是特区政权体制的组成部分。从基本法的角度看,他们也属于建制人士。”随后,中央更是大开绿灯,允许泛民领回乡证“回内地走走”。

可接二连三的“示好”,却并未换来等价的回馈。泛民群体要么意识形态地冠之以统战策略,要么情绪化地称之为“虚情假意”,更别说任何行动上的作为。事实上,自诩为全能型政党的中共,底子里是披着现代民主外衣的帝国,何况作为香港的“家长”,弯腰尚且很难,如果弯腰之后换来的还是冷嘲热讽,结果会如何可想而知。

而对香港普罗大众来说,虽然有限的居住条件、难有生活提升的途径以及由社会贫富悬殊产生的心理压抑等都是切实存在的,但怨气和怒气的出口却不是单纯依托于“民主普选”就能化解的,对中共的认知也不能简单停留在八九史观的阶段。不由分说将所有社会焦点转移到政治上,未能以发展的、动态的眼光看待大陆的变化,并不计后果走上街头宣泄对治港机构的不满情绪,只会让整个香港陷入泛意识形态的执拗中。

概而言之,香港作为特区,在享受诸多不同于中国大陆多数城市优待权利的同时,也必然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和义务。这是港人推倒心里那堵墙的大前提,也是“改革开放”除制度和人之外必不可少的条件。

中央治港如何“现代化”

与香港推倒心里的墙形成呼应的,则是中共迫切需要推倒的制度的墙。而后一堵墙能否最终推倒,关涉着中央治港体系和思维能否实现“现代化”。

(泉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