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亦须回到“一国两制”初心

費清撰写2017-04-10 04:00:13

香港特首选举告一段落,但不表示政局回复平静。事实是,自政改方案否决后,香港政坛暗涌不断,陆港关系波谲云诡。在特首选举后数天,就有立法会泛民议员,在大会上提出促请下任特首重启政改的无约力议案。本来重启政改是不少港人的愿望,议员提案讨论也是无可厚非。岂料议事堂不单止法定人数不足,即便是提案的泛民议员也失去踪影,弄得流会收场。然而,就算当日议事堂法定人数充足,站在陆港关系紧张的今天,要指望下届港府能重启政改,也无异缘木求鱼。


香港新任特定案,当地政坛仍是暗潮汹涌(图源:新华社)

近年来,香港立法会流会事件可谓屡见不鲜,特别是以“拉布”和提出繁琐修正案的形式,更成为少数泛民议员阻碍港府议案通过的重要工具。自中国人大常委会在《基本法》加设8·31框架而触发“占领中环”后,立法会泛民议员对港府的基本态度是不合作。尤其是在特首梁振英鹰派作风的管治下,泛民与港府的对抗有向白热化发展的可能。这次有泛民议员趁特首选举后数天,即急不及待提案讨论政改,当中不乏过去政争的影子。

其实,该名提案的泛民议员相信心里亦甚为清楚,在陆港未有良好政治氛围前,要求下届港府重启政改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重温香港回归以来经历三次政改,两次失败一次成功。当中的成功关键就是泛民与中央在最后关头达成共识,才能让政改向前走。今日不少人谈到要陆港关系重拾正轨时,都强调要重回一国两制的初心,那什么是一国两制的初心?无疑是要坚守“一国”原则,尊重“两制”差异。当年,一国两制总设计师邓小平一再强调,回归后包括泛民的香港人可以保留原有的社会制度及生活方式不变,可以继续骂中共,还自信满满地说中共是骂不倒的,并且郑重承诺香港回归后50年不变,50年后也毋须改变。当时中国总理赵紫阳覆信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时表示,将来香港特区实行的民主制度是理所当然的“按你们所说”。同时,邓小平也补充,若香港回归后出现危害国家及损害香港的利益,中央政府总不能完全撒手不理。这些都可以体现出一国两制的初心。

避免同犯斗争思维

回归19年以来,香港在落实一国两制时有否走样、变形,致使港独思潮坐大,实在值得官爷们和香港泛民切实反思。尤其是近年北京把泛民的民主要求,以及泛民也不期然把自己定性为反对政权的角色是极不合理。原因是泛民是有着半数港人的支持,换言之,建制和泛民都是“港人治港”的重要力量。不过,北京和泛民对方和自己视为政权的挑战者角色出现,既不利于特区政府施政,也严重阻碍陆港正常沟通,有违一国两制讲求包容、共存的原则。若北京对泛民的角色,以及泛民这种抗拒政权的心理没有好好地调整和改善,不但会令特区政治辩论继续失焦,变为意识形态斗争的工具,同时两地关系亦甚难走出困境。

香港泛民对北京的政治分歧,主要是对民主和六四的态度上。应当说,追求民主是港人的集体信念,也是港人对“两制”差异的基础认知,因为只有确立了普选制度,“港人治港”始能真正落实,可以说,普选便是“一国两制”的灵魂,北京对此应予以理解和尊重。然而,对于泛民来说,中共在六四问题上是有理亏之处,坚持平反也无可厚非。但六四问题是否代表中共所有?特别是中国近年来诸多重大变化,都不是六四一事所能涵盖。不过,泛民在对中共以及中国治理的理解,都只是停留在六四问题的水平上,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以至对一国两制的理解亦基于香港自由的一制对抗内地的“专制”,担心与内地沟通、接触,香港这一制便会不保。这未免同样犯了他们批评中共的错,同样是出于一种“逢共必犯”的斗争思维。

(費清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