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田飞龙:北京大和解思路非无条件特赦

泉野撰写2017-04-20 04:22:45

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建议特首运用《基本法》第48条的权力,特赦“占中”行动中的所有参与者,同时赦免“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经纬,以“大和解”来修补过去社会的撕裂。虽然这一建议无疾而终,但对于社会处于不断撕裂中的香港来说,“大和解”的思路值得进一步深思与探讨。

针对这一问题,多维新闻专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中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在田飞龙看来,尽管此次胡志伟倡议因准备不足很快流产,但其提出的议题与思考方向是正确的,是需要特区政府、建制派以及泛民主派进一步凝聚共识和开展合作的。此外,中央的大和解思路,总体上侧重经济民生和对青年成长的支持方面,与胡志伟的思路有很大出入。


2017香港特首选举点票现场,泛民派举牌抗议。(图源:多维记者/摄)

多维:你怎么看胡志伟提出的关于特赦“占中”行动中的所有参与者,同时赦免“七警”和退休警司朱经纬的 “建议”,以及由此带出的“大和解”思路?

田飞龙:这一建议从动机和出发点上看是好的,是在回应候任特首的“和解论”,也是在为香港这几年的社会撕裂与政治对抗寻找解套办法和出路。在特首竞选过程中,实质上已有这种呼吁“特赦”的声音出现,比如建制派呼吁特赦“七警”以彰显镇暴合法性及鼓励警队士气,维护香港法治权威,但反对派则呼吁特赦占中分子及被追加起诉的港独宣誓议员。此次胡志伟的倡议将两派的特赦建议予以并联整合处理,希望对两派诉求都有所回应。

不过,这一倡议构思仓促,未能在本党之内及跨党派之间事前充分沟通及寻求共识,各派反应上都有些措手不及,无法完全接受或适应,但也大多认为是个好主意。也有民建联副主席周浩鼎提出反对,认为破坏香港法治,这种立场有很强的社会代表性。

“大和解”是后占中时期香港社会逐步形成的一种理性共识,但如何破题一直较为棘手和敏感,尽管胡志伟的倡议因准备不足很快流产,但其提出的议题与思考方向是正确的,是需要特区政府、建制派以及泛民主派进一步凝聚共识和开展合作的。不过,此次事件也表明,无条件和无原则的“大和解”是行不通的,不能带来香港法治巩固和国家认同增进的正面效果,不能解决占中据以发生的深层次问题和矛盾,只是一种表面化的和解。 

多维:对于胡志伟的建议,在香港引起了南辕北辙的两种讨论声音。支持者认为,这一“个人建议”有创意,也有助于修补撕裂;反对者则认定,这样的做法会破坏先例,而且“占中”是政治行为,七警打人是刑事、伤人行为,不能混为一谈。在你看来,这样的“大和解”能在多大程度上修补香港当下的撕裂?如何化解反对者所担忧的“用一个行政或政治手段来干扰司法决定”?

田飞龙:胡志伟的特赦论将占中违法性与七警镇暴违法性混为一谈,模糊是非,不能令人信服,也不利于社会形成教训和共识,对香港社会撕裂的修补效果有限。

反对者担心行政干预司法独立是有道理的,因为目前占中案件正在审理之中,无条件特赦必然对法官施加不当政治影响,妨碍法官公正司法。

(泉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