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化还是殖民化?香港“边缘”正识

費清撰写2017-05-08 05:34:41

这些年来,在种种关于香港问题的论述当中,有一种稍为显示正大坦白,便是干脆表示香港问题的症结在于不够“中国化”,“去殖民化”不够彻底。因此,要解决香港问题,便要与内地积极“融合”,于是不时有陆港官员及具官方色彩的学者呼吁香港融入内地,不要再蹉跎岁月,以免被“边缘化”。

无疑,作为中国一部分的香港,要把握内地发展机遇,切勿错过国家发展的高速列车,试问除了通过内地前往世界,香港尚可作为独立的经济单元存在吗?然而,笔者想探讨是所谓“中国化”、“不被边缘化”的具体内容,背后是否对香港、对两地发展完全有利,更直截了当的说,咱们不应跌入所谓“中国化”、“去殖民化”、“不被边缘化”等含糊的文字游戏当中,而是切实思考、列出这些文字背后的实际意思是什么,那样咱们可以发掘和讨论出更多问题。


习近平强调一国兩制不走样不变形(图源:其他网络来源)

一国两制须有别“中原化”

这个“殖民化”及“边缘化”是否对香港不好,答案恐怕并不尽然。事实是,正因香港制度够“边缘”,不像“中原化”,在国际上方能有自己生存发展的空间,保持著被认可的法制和自由,同时亦保障国际投资者的信心。这些国际投资者就是想香港够“边缘”,也对“去边缘化”的中原化制度缺乏充足信心,才会选择香港作为进入内地投资的门槛。由是之故,香港才有别于上海、北京等内地城市,至今仍是国际认可的金融中心。要是香港“去殖民化”、“去边缘化”,恐怕过去纵有英政府努力铺设,今后也难在国际社会立足,更遑论继续扮演帮助内地引进外资的角色。

其实,一国两制本身亦属一种有异于“中原化”的边缘化制度设计,要坚定不移做到一国两制不走样、不变形,便要先确保实施一国两制的香港在一定程度的“边缘化”,避免“中原化”。在这个意义上,一国两制与某程度的“边缘化”对香港而言成了一而二,二而一的重要问题,若然要香港“去殖民化”、“去边缘化”,无异于抛弃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其后果诚如中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去年访港时所说“香港必烂无疑”。这样试问每当有人要求香港彻底“去殖民化”、“去边缘化”,怎会不引起香港市民不满和反感,一国两制怎会不走样、变形呢?

对付港独非两制

要香港和台湾不“中原化”,回归后不实施内地社会主义的一套,不单是一国两制总设计师邓小平当日提出解决台港问题的初心和目的,亦是现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一国两制不走样、不变形的要义。试问要香港“中原化”、“去殖民化”,会是一国两制全面准确的意义吗?当然,对于港独问题,北京出手遏止是无可厚非,但更重要是,北京对付的是港独,而不是香港,更不是对付一国两制,使其与中原、与内地“同制”。

这反映出一个长期以来值得关注的陆港问题,每当北京屡屡表示“一国两制是重要国策,不会改变”的时候,偏偏总会有内地官方色彩的官员及学者,或明或暗发表与北京对港台面政策颇不一致的“杂音”。这难免在客观效果上,予人有北京对港“说一套做一套”的误解。其实,这提醒两地官员在治港问题上,要思考的是如何好好发挥、巩固香港一国两制的优势,而不是运用语言艺术,表达要求香港“内地化”、“中原化”的相同意思。这不单会加深香港甚至国际社会对北京的不信任,更会成为两地关系健康发展的阻碍。

(費清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