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会前议员:林郑会否重蹈覆辙?

文铮撰写2017-06-26 01:39:14

2017年的七一,既是香港回归20年的特殊时间点,也是新任特首林郑月娥正式就任的日子。虽然在胜选之际,很多人就在担忧林郑可能成为梁振英2.0版,但就目前来看,这位新任特首更希望打造属于自己的1.0版。而面对积重难返的贫富分化、阶层固化,林郑如何突围,成了摆在面前亟待面对的挑战。

就此,多维新闻采访了香港立法会前议员、香港工联会陈婉娴,在她看来,劳工问题非港独有,历任特首对此的策略各有权重,更将批评的矛头直指梁振英,认为林郑将面对不小的困难,解决劳工问题长路漫漫。


香港新特首林郑月娥将如何面对香港劳工问题。图为香港前立法会议员、香港工联会副理事长陈婉娴(多维记者:文铮/摄)

多维:你一直致力于推动解决“标准工时”和“强积金对冲”两大社会民生问题,回归二十年来,这两大问题的推进经历了一个怎样的过程,当前面临哪些挑战?

陈婉娴:应该说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下,香港这个地区要比世界上其他国家更快地面对一些问题。在港英政府时期,我们已经多次提出如何面对经济转型,当时港督彭定康成立了培训局,这是好的,但是能够解决经济转型后,制造业回到内地开场,这能养活香港一百万的人,面对这个转变政府怎么准备,单纯是再培训可以吗,所以当时我们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在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下,所有矛盾都浮现出来。当打工者在劳动市场里没有议价能力,老板会说你做不做工,不做没问题,很多人在后面排队等着做。我自己就有过切身体会,当时政府将议员所有的职位外聘,本来在政府里面有一万多工资,跑到市场里就是六千、四千,差很远。

当时是九七回归前,我们当时就很有意见,提出很多问题。董建华上台后,我们就和他们讲,要解决这些人的问题,否则就相当于埋下定时炸弹。他们本来生活得很好,突然间薪水从一万多降到几千块,让他们怎么办呢?每一次劳资纠纷,我都提出这个问题,政府要面对在全球经济背景下,如何解决基层就业的问题,当时我也提出了一个新的名词——贫穷工人。

70年代很少有人用这个词——在职贫穷。所以在回归初期,我向董建华提,董先生当时也提了一个问题给我,他让我考虑这个最低工资。但是当他跑完政府回来以后,他就说不能推,推不动。当时是陈方安生做政务司司长,很多东西就推不来。他说给贫穷的工人提供一些就业的机会,比如说面对青年的很困难就业,他就提出,只要被公司聘用,政府就补助些钱,维持每一个职位到半年,解决问题。在十八个区,推低(一些职位)加位(位置),比如清洁这些,就加一些工作,帮这些人就业。

但是主流经济在不断运转,在职贫困的人越来越多,最初是基层的劳工,慢慢的扩展到文职领域,再慢慢地又变化。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就会出现这些问题,工资低,工时长。面对不能保障生活的工资,他们还是要做下去,但是根本无法过活,所以有很多意见出来。

这个情况不是香港独有,全世界都一样。为什么美国那么多的贫穷白人工人不支持希拉里,支持特朗普,道理是一样的。

至于你刚才讲的对冲,以前对冲的是长期服务金和遣散费,90年代后政府要成立MPF,退休保障。当时要施行的时候,企业老板就不愿意供那5%,当时政务司司长是许仕仁,他和商界达成了一项交易,就是商界要供那5%,但要遣散的工人和要解决的长期服务的人,他承诺给予对冲,对冲之后企业家只需要支付很少一笔钱。

这就埋下了一个炸弹,这个问题我们这么多年不断去提,我和董建华提,问他面对全球经济一体化,劳工的生活每况愈下,怎么样去解决,怎么样去补偿他们。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两大问题,我想内地也碰到,有个固定的工作,有月收的工作已经越来越少。现在基本上是打短的工,没有长的工打。但是我们也说,这个也是立法,这些这些问题在回归20年里面,基本上每一任的政府都有遇到,董先生想做,但他做不来 。

(文铮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