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飞龙:香港法治非“反对派政治”追随者

泉野撰写2017-07-14 20:30:09

出乎外界预料的,香港高等法院于北京时间7月14日裁定梁国雄、刘小丽、罗冠聪及姚松炎四人全被褫夺立法会议员资格。这也是继梁松恒、游蕙祯之后“宣誓风波”的延续。针对这一裁定,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在田飞龙看来,这样的撤销判决恰恰是香港法治的体现,而且由该事件而起的街头运动很难成大气候。

多维:香港特区立法会就梁国雄、刘小丽、罗冠聪及姚松炎,这四名议员早前在新一届立法会议员宣誓时亵渎誓词,被司法覆核其立法会议员资格,港高等法院于北京时间7月14日15时裁定该四人全被褫夺立法会议员资格。这也是继梁松恒、游蕙祯之后的又一强硬动作。你怎么看高等法院的这一撤销举动?

田飞龙:香港高院的这一撤销判决是“法治反港独”的重要事件,显示出香港司法在“梁游案”之后已形成关于基本法宣誓条款解释与适用的稳定的法理立场。这一立场既取决于香港司法相对专业成熟的裁判技艺,也与中国人大释法澄清立法原意及给出解释指引有关,后者使得香港司法更加明晰和确认宣誓案中主权法益应当如何理解与运用。

梁颂恒(左)和游蕙祯(右)的宣誓没有法律效力,两人的议员资格被取消(图源:中央社)

联系之前的“梁游案”以及旺角暴乱案中的暴动罪裁判,香港司法显示出了在抗争者权利与基本法秩序之间更加平衡与精准的解释技艺以及对基本法秩序的维护责任,香港法治完全可以通过对基本法原意及人大释法的合理探寻及适用,寻找到香港普通法与国家利益之间的连接方式。此次4名议员被剥夺资格,再次证明香港法治不是“反对派政治”的简单追随者,而是基本法秩序的客观维护者。

这一判决也可以让中央、香港社会及国际社会对香港法治更有信心,对香港司法平衡处理抗争者权利与公共秩序的实际能力更有信心,也对一国两制与基本法在未来的全面准确实施更有信心。

多维:梁、游议员资格被撤销后,舆论普遍认为这是必要的,人大主动释法虽然一开始在香港引发质疑与反弹,但很快也平息下去,梁游随后的“闹场”也并未引发多少关注。但这一次梁国雄等四人的议员资格同时被撤销,却是超出了外界的预期与想象。这样的动作可能给外界造成一种“扩大化”的担忧。

田飞龙:我觉得特区政府优先起诉梁游,是因为二人的宣誓行为对国家民族的侮辱损害最大,对基本法的违反程度也最为严重,属于“首恶必惩”。特区政府评估,即便没有人大释法,根据香港本地法例,这二人的宣誓行为也很容易被认定违法。后来有了人大释法,特区政府就更有信心了。二人被剥夺资格后没有太多争议,也与二人行为太过夸张及违法性显著有关。

此次4人被剥夺资格,各自情形不同,也不似梁游二人那么显著,相对而言需要法官在法理与法律解释上更加细致地把握。因有梁游案裁判在先,以及人大释法的具体解释与指引,香港法官便可以对基本法及本地法例相关条款给出适用于4人的更加精细的法理阐释,比如法官据此发展出了衡量宣誓是否合法的三个标准:严格形式与内容标准;庄严标准;实质信念标准。以此逐一衡量,4人之宣誓行为的违法性才各自得到证明,其议员资格被合法取消。

我认为这不是“扩大化”,而是依法治港与依法裁判的体现,有助于进一步确立基本法上的选举与宣誓秩序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议员行为代表选民及履行基本法职责,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要求和后果。这4人获得了法律上应得的后果,是法治的体现,也未后来者树立具体规范和标准。

(泉野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