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谁在暴雨中悼念刘晓波?

嘉崎 戴仑撰写2017-07-17 11:18:40

随着刘晓波的逝世,对刘晓波及其妻子刘霞的声援活动达到了高潮。2017年7月15日晚7时,就在刘晓波去世后的两天,在支联会的倡议下,约2,500名香港市民来到了位于中环的遮打花园,他们以这里为起点、中联办为终点,发起了“悼念刘晓波烛光游行”。


香港市民在遮打花园手持蜡烛为刘晓波祈祷(图源:多维记者/摄)

遮打花园,这个以亚美尼亚裔香港商人、港英时期立法局和行政局非官守议员吉席·保罗·遮打爵士命名的公园,由于位置接近前香港立法会大楼,面积也较大,这里一直是香港市民及各政治团体举行示威集会的热门场地,许多游行都选择这里作为起点或终点。

游行开始前一天,多维新闻记者曾致电支联会以了解这次游行的具体安排,其工作人员表示,多日以来,支联会办公室均无人值守,包括李卓人、何俊仁在内的支联会全体成员都在不间断地为这次游行作准备工作。成立于1989年“六四”事件期间的支联会,全称为“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28年以来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运动的工作。每年6月4日香港维园著名的六四烛光悼念集会就是由支联会召集的。


支联会主席何俊仁(上)为刘晓波致悼词(图源:多维记者/摄)

游行正式出发前,支联会在遮打花园现场举行了一个简短的哀悼仪式,支联会主席何俊仁致悼词,他赞扬了刘晓波对中国民主事业做出的努力,并呼吁中共给刘晓波妻子刘霞更多的自由空间。

遮打花园到中联办总路程约2.5公里,但由于手捧蜡烛,以及警察对交通的协调,游行队伍走了将近两小时才到达终点。从皇后大道中到皇后大道西,沿途有大量商店、金融机构以及中资企业,游行队伍一路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球,也有人中途加入队伍。一些来自中国内地的游客也为此驻足、拍照并讨论刘晓波的事迹,不过依然碍于内地游客的身份,他们警惕地互相提醒,不要发送现场图片到国内的社交媒体上,以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香港民众在中联办门口向刘晓波遗像鞠躬(图源:多维记者/摄)

队伍到达中联办门前后,参与游行的人们在支联会工作人员组织下,分批向事先已摆放好的刘晓波遗像鞠躬、献花表示哀悼,警方也在协助维持秩序。由于参与人数众多,鞠躬哀悼从每次一排,很快变成每次两排,但依然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全部轮转完成。在此期间曾有暴雨光顾香港,加上时间不算短的步行(期间也曾有暴雨)与几乎同等时间的等待,整个烛光游行过程难言轻松,但参与的人群却看不出任何耐心耗尽的迹象。

事实上自7月10日起,人们就自发在此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接力静坐,他们希望能通过这种形式通过中联办向中国政府表达对刘晓波与刘霞状况的关切,以及与自身休戚相关的民主诉求。

长期以来,以支联会为代表的香港泛民主阵营对内地的民主化运动有着深度的参与。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香港实行着一套与内地完全不同的制度,但香港作为中国的一部分,其政治生态与内地是息息相关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命运共同体。“一国两制”使香港在一定程度上保有了更大的的言论空间,民主派人士也充分利用这一定的空间去表达了他们的诉求,参与到社会政治生态的建设之中。

反观内地这边,关于“刘晓波”所形成的舆论场一直处在某种矛盾与扭曲中:自从传出刘晓波被保外就医以来,很多知识分子与民众都在关心刘晓波的安危,但公开领域除了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每天在官网上挂出的病情通报,没有其他任何消息。官方媒体集体缄默,仅有《环球时报》在英文版上与西方媒体交锋。

(嘉崎 戴仑 撰写)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仅供参考,多维新闻对该资料或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网友评论 热门评论 facebook评论

提交
注册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汇的字句,将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